今天夜间到明天白天:晴间多云,最高气温14℃,最低气温-1℃,西北风3-4级。


把传承红西路军精神作为一个神圣的使命
——访甘肃省红西路军史研究员袁永涛
0
发布日期:2019-11-04 浏览次数: 字体:[ ]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在新中国的建立过程中,无数的革命先烈、仁人志士抛头颅洒热血,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我们将永远铭记他们。近日,记者就有关红西路军的问题采访了甘肃省红西路军史研究员袁永涛。

记者:作为一个外地人,您是如何喜欢并开始研究红西路军历史的?

袁永涛:我研究红西路军的战斗历程,纯属是一个历史机遇。上世纪80年代初,随着国内党史界、学术界逐渐兴起的研究“红西路军问题”的热潮,越来越多的人把研究红西路军的问题作为一个研究课题。我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去参观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总指挥部,那时候因为永昌县没有专业的讲解员,当时给我讲解的可能是县文化馆的一名工作人员,大概讲述了红西路军在永昌的战斗历程,引起了我的极大兴趣。听完这个讲解,我时常在思考一个问题,既然永昌有这么多的红军战斗史实,即红色文化资源,怎样才能把这段历史经过研究整理,形成一个比较完整的体系,编成一部书稿,让水果老虎机的人关注这段历史,把这个精神财富留给后人?也就是从这个时候起,我萌发了把研究红西路军史作为自己在学术研究方面的一个主攻方向。目标确定后,我就不知深浅地在这条艰难的道路上开始负重前行。

记者:深入挖掘红西路军的历史是一个极其艰难的过程吗?

袁永涛:是的。走这条路可以说是比较艰难的。我当时从事中学英语教学,我的本职工作是教书育人,要涉足红西路军的光辉历史研究,只能是自己给自己找的一份苦差事。我的同事们还曾经拿这件事开玩笑,讥讽我不务正业。我当时给自己定下的目标任务是不管有多么大的困难,我也要想方设法克服,如果我把这件事情干成了,对自己的人生也算是有一个完美的交代。因此,我用自己大部分的工资购买了有关红西路军方面的书籍,进行研读;利用假期,把永昌及周边市(县)有关红西路军的战斗遗址走访了一遍。一听说哪里有老红军战士,就登门拜访,积累了很多资料。有时候还去找居住在战斗遗址周围的一些老年人,向他们了解有关红西路军的战斗情况。这些资料基本上都是一些故事类的资料,可以说是一些佐证资料。后来,我离开教学岗位专职从事《永昌县志》编纂工作,确切地讲,就是从这个时候起,我开始系统地研究红西路军的战斗历程。

记者:您研究红西路军历史的特点是什么?是研究整个红西路军的历史,还是侧重于研究红西路军在永昌的这一段?

袁永涛:我正式从事研究红西路军的工作后,因为受许多条件的限制,我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首先站在大视觉的角度关注红西路军从甘肃会宁县城出发,最后到达新疆的哈密,在150余天的战斗历程中,发生的大小战斗的时间、地点、人物、敌我双方的军事力量对比等情况,进行全方位的研究,仔细考证这些资料的真伪。譬如说对一次战斗的记述,会有许多版本。我在考证这些资料时抓住两点:一是当时中央军事委员会电示红西路军军事行动方面是怎么说的,二是马步芳在《剿匪概述》中是怎么说的。通过对正反两方面资料的对比,有些模糊的问题就逐渐搞清楚了。当然,要把这些问题彻底搞清楚,还需要静下心来,要坐数年的冷板凳。

后来,随着河西地区各市(县)对红西路军战斗史料的深入挖掘整理,参与的人越来越多。我在基本搞清楚红西路军在河西地区战斗的情况后,就把研究的重点放在永昌。因为红西路军在永昌战斗40余天,大小战斗30余次,著名的战斗有10余次,保留下来的战斗遗址多达14处。从1936年11月18日红西路军占领永昌,到12月29日全线撤离永昌,他们浴血奋战,歼敌6000多人,有2000多名红西路军指战士壮烈牺牲,可以说永昌这块土地上留下了红西路军为实现伟大理想而舍生忘死的铿锵足迹,真的是一寸土地一寸血。如果把这段历史彻底搞清楚了,就是一个十分艰巨的红色文化工程。

我经过数年的刻苦钻研发现,永昌县的红色文化资源与周边市(县)的红色文化资源还是有区别的。如果要找共同点的话,红西路军在永昌的战斗历程,是整个红西路军历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如果要找不同点的话,主要有如下几点:一是永昌县是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在河西地区建立的第一个红色政权的地方,既有13个乡村级的政权,还有一个县级苏维埃政权。这个政权的诞生就为后来的河西地区其他县组建苏维埃政权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二是位于县城南街的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总指挥部旧址,是红西路军总指挥部在占领古浪、永昌、山丹、临泽、高台五座县城中,唯一驻扎时间最长、保留最完整的一个指挥部。三是位于新城子镇宦家庄的大沽政治部旧址,是迄今为止唯一保留红军标语的地方,这对研究红西路军的抗日主张、开展统一战线工作、和平解决西安事变、军民共建等方面的史学研究提供了丰富的资料。四是在西安事变期间,红西路军总部怎样执行中央军委的指示,汇报红西路军什么时候西进,什么时候东返,在中央档案馆解密的52份红西路军电文资料中,直接从红西路军总指挥部发出和接收的电文就有30份,所以说红西路军如何全力以赴配合陕北主力红军的战略大行动的史实就在永昌。五是永昌县先后于1984年和2001年在县供销社院内出土了800余件红西路军掩埋的枪械,这在红西路军驻足的甘肃、青海和新疆3省当中,也是唯一出土的、数量最多的、武器规格比较完整的武器发掘地。六是永昌县是当时红西路军战略物资的补充地(或者说加油站),为红军提供的粮食、清油、牛羊肉、毛毡、羊皮,生产武器所需要的铜、铁等物资数量最大。七是为红西路军组建骑兵提供的马、骡子、毛驴数量最多的地方。八是有140名优秀青年参加了红军。九是红西路军在坚守永昌期间,与马家军殊死搏斗过程中,除了前进剧团吃了败仗,其他的战斗均取得胜利,所以说红西路军驻扎永昌期间,是这支大军的鼎盛时期,与马家军始终处于军事对峙的状态。十是红西路军在坚守永昌期间,广泛宣传了党的主张,深得民心,使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的理念深入到广大老百姓的心中,所以永昌人民在后来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中,有成千上万的优秀青年走上前线并作出了巨大贡献。

基于如此丰富的红色文化资源,这就为编撰《西路军鏖战永昌》夯实了基础。《西路军鏖战永昌》的专著,是迄今为止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发行的市(县)级唯一一本红西路军的著作。在我看来,这也算作是对长眠在永昌大地上2000余名红西路军指战员忠魂的一个安慰。

记者:在当今这个时代,您认为红西路军的主要精神是什么?我们如何发扬光大?

袁永涛:我认为,红西路军的精神内涵十分丰富,如果要用语言来高度概括的话,就是“听党指挥、服从命令、舍生忘死、忠贞不渝”十六字。

2019年8月20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张掖市高台县,瞻仰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碑和阵亡烈士公墓,参观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馆,向革命先烈敬献花篮。80多年前,西路军转战河西、奋勇作战,创造了可歌可泣的不朽功绩。在纪念馆内,习近平总书记详细了解当年战斗的历程和感人事迹。他强调,新中国是无数革命先烈用鲜血和生命铸就的。要深刻认识红色政权来之不易,新中国来之不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来之不易。西路军不畏艰险、浴血奋战的英雄主义气概,为党为人民英勇献身的精神,同长征精神一脉相承,是中国共产党人红色基因和中华民族宝贵精神财富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要讲好党的故事,讲好红军的故事,讲好西路军的故事,把红色基因传承好。

习近平总书记的这个重要讲话,是对红西路军历史的一锤定音。之前,有些党史部门对有关“西路军问题”的一些争议完全不存在了,彻底还原了红西路军历史的本来面目。红西路军精神同长征精神一脉相承。

新时期,对于如何发扬光大红西路军的精神,我个人认为,就是要拿出具体的实际行动,长征精神怎么宣传,我们就应该怎么宣传红西路军的精神,要让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用这段“看得见的历史、摸得着的历史”,深刻认识到红色政权来之不易,新中国来之不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来之不易。要用这段历史的精神内涵凝聚起大家的精气神,从自身做起,从一点一滴做起,多干实事,努力克服在工作中、学习中、创业中、生活中存在的诸多困难,堂堂正正做事,老老实实做人,为建设幸福美好家园尽心尽力。

记者:您对研究红西路军的历史有什么新的打算?

袁永涛:我是一个普通的地方党史工作者,虽然说在研究红西路军鏖战永昌的历史方面取得了一点成绩,但是实事求是讲,红西路军的历史精神内涵是十分丰富的,我仅知道一点皮毛而已,要想把这段历史彻底研究清楚,充分发挥其资政育人的教育功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有大量的工作继续要做,仍然需要一种钉子精神,进行艰苦的探索。目前,我用自己掌握的有关红西路军鏖战永昌的史料,已经初步完成了一部长篇纪实文学的书稿,如果再经过一段时间的精心打磨,紧密结合习近平总书记对红西路军历史的重要讲话精神,把最为宝贵的精神财富记录下来,力争在不久的将来与广大读者见面。


人物小传:袁永涛,男,汉族,1963年6月生于陕西省周至县,毕业于西安外国语学院,先后在永昌一中、永昌三中从事英语教学。后从事《永昌县志》编撰工作、红西路军史料整理研究工作。红西路军永昌战役纪念馆成立后,专职从事红西路军史研究及宣传工作。甘肃省红西路军史研究员,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永昌县首批拔尖人才。出版专著《西路军鏖战永昌》。先后在“中国共产党历史网”“甘肃省委党史网”“中国红色旅游网”等网站发表红西路军史研究文章80余篇。


信息来源:金昌日报
打印 关闭